失去双手双脚靠自学考入大学 看她的年度最勇敢尝试

火灾中失去双手双脚靠着自学考入大学 渴望大学生活更加独立、精彩  年度最勇敢尝试:她当了反方三辩校方人员为唐敏戴校徽唐敏的画系列报道《送你一朵小红花》,带您重

  火灾中失去双手双脚靠着自学考入大学 渴望大学生活更加独立、精彩
  年度最勇敢尝试:她当了反方三辩

校方人员为唐敏戴校徽

唐敏的画

  系列报道《送你一朵小红花》,带您重温2021感动我们的凡人青春,讲述他们的现在和心情。读者也可登录北京青年报客户端,在相关专题页面浏览更多报道内容。

  送你一朵小红花(三)

  过去,唐敏希望自己快一些、勇敢一些,再独立一些。在成为“浴火女孩”的13年里,敏感而内向的唐敏总害怕麻烦别人。她担心自己不够快,不能拥有和普通人一样的效率……读大学半年后,唐敏似乎在快与慢之间找到了平衡。学校为唐敏成立了一支60人的志愿队,她第一次尝试独立生活。慢慢剥去软弱,她主动加入了辩论队,体会到融入集体的热血沸腾;她进入残障人士微信群,向往和群里那些优秀的前辈一样突破身体阻碍拥抱自由生活;她的画《慢慢来》出现在画展上,她第一次思考,普通人的“快”和残疾人的“慢”到底意味着什么。正如画里那条自由游动的金鱼,唐敏也在慢慢地享受着属于她的新生活。

  唐敏 21岁

  身份:中华女子学院大一新生

  年度记忆:高考588分考入中华女子学院

  2008年,只有8岁的唐敏冲入火场,用身体护住当时只有1岁的弟弟。弟弟活了下来,唐敏却失去了双手双脚。在漫长的治疗恢复期,唐敏靠着自学完成了小学课程,直升初中。2021年高考,靠着手臂和左手仅剩的1根拇指,唐敏考出了588分的好成绩,考进位于北京的中华女子学院。

  轮椅女孩的经历为她打开一扇门

  2008年的那场大火之后,残障人士成为唐敏的一个身份标签,但过去的13年里,她并不了解这个群体,生活中也很少接触其他残障人士。到北京后,一个朋友将她拉进一个残障人士微信群。群里有来自不同行业、不同背景的残障人士,“他们都很优秀,也很有见解,我喜欢跟他们聊天。”唐敏说,她一直很渴望能够了解这个群体,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他们能做什么。群友们会在群里分享关于残障人士的新闻、故事以及与残障人士相关的立法进展等,通过这个群,唐敏第一次感受到残障人士这个身份所赋予她的意义,也看到了更多生活的可能性。

  群友中,唐敏最佩服的是潘美好。这个26岁的轮椅女孩从老家河南南阳来到北京,为了向母亲证明她有独立生活能力,在北京,潘美好坐着轮椅去跳伞、攀岩、参加音乐节,还去多地探索当地的无障碍设施。

  潘美好的经历为唐敏打开了另一扇门,原来残障人士的生活可以如此精彩,他们可以超越身体的阻碍,去拥抱自由的生活。

  这些曾经被她忽略的信息也让唐敏开始思考——身为残疾人我能做什么?我能为这个群体做什么?

  未来,唐敏希望能和他们见面交流,也能像潘美好姐姐一样,再勇敢一些,多出去走走。北京是起点,但绝不会是终点。

  弟弟意外摔伤让她决定更独立

  填报高考志愿时,唐敏曾想要独立到大学生活,那些可预见的困难她也想去挑战。但毕竟是去离家2000多公里外的北京,母亲不放心,还是跟她一起来了。校方为母女俩安排了一间单人宿舍,方便母亲照顾她。入学前学校在排课时特地将唐敏的课尽量安排在一楼教室。

  但独立生活,仍是唐敏的目标,开学后不久弟弟的一个电话,更坚定了她的想法。当年她奋不顾身冲进火场救下的弟弟唐泽已经13岁了,在昆明读中学。那场大火使得唐泽左手和左脚干性坏死,做了截肢手术,一条腿安上了义肢。

  那天,独自住校的唐泽不慎摔倒,大腿折断错位。父母都不在身边,唐泽只能打电话求救,如今再想起来,唐敏非常佩服“小家伙”冷静又勇敢的性格,但更多的是心疼和自责。因为母亲要在北京陪伴自己,弟弟摔伤住院期间,只能靠爸爸照顾。“我觉得是我不够独立,让弟弟在最需要妈妈陪伴的时候却没办法和妈妈在一起,也让爸爸承受了太多压力。”

  唐敏就读的中华女子学院,有着培养“四自”精神优秀女性的目标——自尊、自信、自立、自强,唐敏的经历诠释了“四自”精神,学校也希望能帮助她实现独立生活的目标。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备,一支专门为唐敏组建的志愿队成立了。这支有60人的队伍分工明确,在唐妈妈的指导下,有人帮她送饭、有人帮她打扫卫生、有人帮她抬轮椅,所有唐敏不方便做的事志愿者都能帮助她完成。

  离校前,唐敏和志愿队磨合了两星期,她觉得效果不错,下学期,她打算正式开始独立生活。父亲唐跃云对女儿很有信心,从缠着绷带时就自己用勺子吃饭开始,他就知道,女儿可以。

  做辩论队里“挑刺儿”的人

  受伤后,唐敏长期住院治疗,她也慢慢习惯了一个人待着。对唐敏而言,在人群中表达依然是道迈不过去的坎,她说自己不擅长团队合作,在人群中讲话总会感到尴尬和局促。

  但越是不擅长的事,唐敏越想突破一下。这次选社团时,她一眼就看中了辩论队,明知自己不擅长,但她还是想逼自己一把。经过选拔,唐敏顺利加入辩论队。在选择辩论位置时,唐敏选择了需要找准对方漏洞并发起进攻的三辩。上中学时,有朋友说唐敏讲话蛮会“挑刺儿”,总是能找到对方话里的问题去反驳,在辩论队里,她也想当那个“挑刺儿”的人。

  2021年11月7日,唐敏的第一场正式辩论赛开赛,唐敏担任反方三辩。尽管这场队内的比赛最终并没有分出胜负,但加入辩论队依然被她列为本年度最勇敢的事。“尝试自己最不擅长、最没把握的事,把紧张过度、结结巴巴、超显笨拙的自己展现给他人。虽然很害怕很丢脸,很害怕给他人带来困扰,但还是硬着头皮做了。”唐敏在朋友圈里写道。

  “慢慢来”付出总会有结果

  唐敏喜欢画画,这也是她在漫长的治疗恢复中培养的爱好。2021年,一位马来西亚爱心人士举办了一场残障人士公益画展,邀请唐敏参加。画展的主题叫“慢生活”。接到这个主题后,唐敏问自己,残障人士为什么会慢呢?慢在什么地方?唐敏发现,正是这个“慢”让她时常感到紧张,生怕自己给别人造成麻烦,有时也会责怪自己不能和普通人一样有效率。

  但慢也会有慢的优势,唐敏把她对生活的敏锐观察画在画里。这次她参展的作品名叫《慢慢来》。画中,一条红色的金鱼在紫色的花中摇摆。唐敏说,花和鱼的生命都很短暂,但鱼却好像感受不到匆忙总是慢慢悠悠的,花则相反,开放在最绚烂的时刻,又很快凋谢。它们是如此相似又截然不同,生活中总会有冲突。

  大学生活也需要慢慢来。唐敏说,大学里,老师鼓励同学们多看书,同时也提醒,看书能够拓宽眼界,但并不意味着看了就一定会取得好成绩。“不一定”是唐敏正在慢慢适应的新生活,付出或许不会很快获得想要的结果,但慢慢来,总会实现。

  谈及未来,唐敏说她并不想做过于长远的规划,更重要的是做好当前的事。“像花丛里那条慢悠悠的金鱼,慢慢来,一步一步走。”

  文/本报记者 张月朦

  本版统筹/池海波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