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海水稻研发团队追忆袁隆平:禾下乘凉梦我们延续

第一次见袁隆平,杜德乐就感觉这个老人有点“倔”。2014年8月,袁隆平来到东营海水稻试验田查看水稻长势,当时的他已经80多岁了,稻田坑洼不平,容易滑倒。大家都

  第一次见袁隆平,杜德乐就感觉这个老人有点“倔”。

  2014年8月,袁隆平来到东营海水稻试验田查看水稻长势,当时的他已经80多岁了,稻田坑洼不平,容易滑倒。大家都以为他不会再下田了。没想到,袁隆平拎起地头上一双水鞋就往里走。随行的人先愣了一下,紧接着反应过来,赶紧上前搀扶。结果,他一把甩开来扶的人,“我能行。”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刘云鹤 冯沛然

  夸他帅,他就特别开心

  “有倔劲,不服老”,这是青岛海水稻研发团队接触过袁隆平的人对他的印象。认识袁隆平的人觉得,正是他身上这股子倔和不服老的劲儿,带领着我国杂交水稻研究不断攀上高峰。

  袁隆平是我国研究与发展杂交水稻的开创者,也是世界上第一个成功利用水稻杂种优势的科学家。

  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研究杂交水稻至今,袁隆平创建了超级杂交水稻技术体系,使我国杂交水稻研究始终居世界领先水平。青岛海水(耐盐碱)稻研发中心,就是由他领衔建设的,袁隆平也被青岛市政府聘为青岛海水稻研发中心主任。

  青岛海水稻研发中心常务副主任张国栋回忆,带着对老前辈的尊重和敬佩,私下里,他们都喊袁隆平为“袁老”,但当着他的面,可不能这么喊,“老爷子不允许。”“我不老,我是80后。”80岁时,每当有人喊他,袁隆平总是这样回应。

  等到90岁,再有人喊袁老,他依然倔强地说,“谁老?我才不老,我是90后。”后来张国栋他们摸清了袁隆平的脾气,一见面就夸他又变帅了,逗得老人家咯咯笑。

  “夸他是帅哥,他就特别开心,拉着我们看他年轻时的照片。”在张国栋看来,袁隆平不想别人喊他袁老,除了不服老,更多的是谦虚低调,和袁隆平相识近十年,从他身上看不到名人光环,一直都在踏踏实实搞研究。

  袁隆平私下喊张国栋小张,但是对外都会喊他“doctor(博士)”,“他很在乎这个,袁老一直希望有更多的知识分子加入农业领域。”

  一聊起水稻,两眼都放光

  袁隆平每到一个地方考察,无论什么领导在等,无论奔波了多少公里,无论吃没吃饭,铁打不变的就是先下田。

  有一次,袁隆平到东营考察,当地的领导都在等着迎接,但他第一件事就是去稻田里看看。

  “袁老心里只有水稻,已经到了痴爱的地步。”张国栋说,“他每天都过得很快乐,身边人也很容易被他的这种情绪感染。”

  熟悉袁隆平的人,对他的一致评价就是心思单纯,一心只有水稻事业。用张国栋的话来形容,袁隆平是一个很纯粹的人。犹记得相识之初,是在2011年,一行人专门到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调研水稻育种产业的背景情况。

  一开始,张国栋有点忐忑不安,但见面后,袁老一点架子都没有,“上来就问我们是从哪里来的,等我们说是青岛的,袁老立马拿起放大镜看地图,‘这个经纬度可以种水稻’。”没有过多客套,简单直接,让人一点距离感都没有。

  还没说几句话,袁隆平就说,“走,带你们去看看我的‘宝贝’。”他口中的宝贝,指的就是每年他新选育出来的杂交稻组合。

  从办公室到稻田有十几分钟路程,一行人和袁隆平一边走一边聊。这时张国栋突然冒出一个想法,随口就说了出来,“袁老,您说青岛可以种水稻,那如果我们在青岛专门设立一个机构来推广水稻,为国家粮食安全做贡献,您能否指导我们克服技术困难?”

  这时袁隆平转过头来,非常认真地看着张国栋说,“我全力支持你,但是有一个条件,搞研究不能三心二意。”那次会面后,张国栋他们一回到青岛,就筹措资金成立了青岛海水稻研究发展中心。

  尽管十年过去了,张国栋依然清晰记得当时的情景,“袁老的眼神特别清澈,聊起水稻,两眼都放光,只要有助于我国水稻产业发展的事,他就特别支持。”从那之后,每次有水稻方面的问题,只要告诉袁隆平,他都会找人帮着解决。

  “电脑种不出水稻来”

  袁隆平很幽默,爱开玩笑,甚至还给身边的人起外号。

  初见袁隆平时,青岛海水稻研发中心技术研发副主任米铁柱有些局促。身旁人介绍身份时,喊他小米,袁隆平听到后笑着说,“叫啥小米,应该叫大米。”逗得身旁的人哈哈大笑,米铁柱紧张的心也跟着放松下来。

  袁隆平进一步解释道,“大米是主粮,要增加粮食产量。”此后,每次袁隆平给人介绍米铁柱时,都会说一声,“他叫大米。”

  根据水稻的生长特性,袁隆平每年冬季都到三亚待五个月。他在三亚住的房子是筒子楼,说是三间房,其实就是两间宿舍加了一个楼道。家具也很简单,一张桌子、一张沙发、一个电视机柜……身边的人想帮他改善居住环境,袁隆平总是说,“谁也不准动,我住得挺好。”

  米铁柱说,袁隆平钟爱这座筒子楼,其实就是因为它离试验田近,下楼走不到十分钟就能到。“他每天都要下田,一天能去三四次。”米铁柱说,袁隆平经常嘱托他们,年轻人一定要下田,而且做农业必须要下田,电脑种不出水稻来。

  2019年,三亚举办了一场海水稻论坛,当时邀请了袁隆平。早饭还没来得及吃,米铁柱就开车去接袁老。袁隆平问他吃没吃饭,米铁柱不好意思,就说吃了。没想到袁隆平却说,“这么早肯定没吃饭,快坐下一起吃。”

  其实,当时已经没有多余的饭了,袁隆平把自己的一碗米粉分了半碗给米铁柱。“我当时超级感动,抛却‘杂交水稻之父’、中国工程院院士、‘共和国勋章’获得者这些光环,袁老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位温暖又细心的长辈。”米铁柱感慨地说。

  袁隆平虽然已经走了,但米铁柱却没有抛却“大米”这个绰号。虽然是个绰号,米铁柱却倍感荣幸,他认为,这个名字里包含着袁隆平对水稻的情怀,也寄托着袁老对自己及新一代水稻人的厚望,“我们要将袁老对水稻的这种情怀传承下去”。

  他总是把“高产”挂在嘴边

  多位袁隆平身边的人告诉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袁老从未说过“奉献”这样的字眼,但他的行动却处处在践行。

  袁隆平去世时已经91岁高龄,但他从未真正退过休,一辈子都在为水稻增产而奔波,以保证国家粮食安全,即使在病床上,心里也一直没放下水稻事业。

  张国栋最后一次见袁隆平,是在去年4月份,也就是袁老去世前一个月,当时他因为腿伤已经不能下床,身体非常虚弱。

  张国栋一行人只有十分钟的探视时间,见面的第一时间,袁隆平就问,“你们都还好吧?今年水稻长势怎么样?海水稻推广得怎么样?”

  袁隆平有两个梦想,一个是禾下乘凉梦,“我们试验田里的超级稻,长得有高粱那么高,我就跟我的助手坐在稻穗下乘凉”;第二个就是杂交水稻覆盖全球梦。据统计,全世界现在有一亿五千万公顷稻田,但是杂交水稻还不到百分之十,若有一半种上杂交水稻,就可以多养活四亿到五亿人口。

  袁隆平虽然已经去世,但是他的梦想还在延续。

  “归根到底,这两个梦想就是不断增加粮食产量,解决饥饿问题。”张国栋说,“对于我们海水稻团队而言,袁老就是希望‘亿亩荒滩变良田’。”

  近年来,袁隆平注意到我国环渤海沿海、江苏沿海等地区大量盐碱地撂荒弃耕,越南等东南亚国家1000多万亩土地受海水倒灌污染无法种植,他认为通过种植耐盐碱水稻,开发利用盐碱地,是保障粮食增产、粮食安全的重要途径。

  袁隆平院士在不同场合多次描绘“海水稻”推广前景,即推广种植“海水稻”一亿亩,按照最低亩产300公斤计算,每年可增产粮食300亿公斤,多养活8000万人口。

  针对袁隆平“亿亩荒滩变良田”的愿景,青岛海水稻研发中心提出十千百工程,目前已经实现了10万亩,2022年有望推广到100万亩。

  今年10月17日,湖南衡阳2021年南方稻区双季高产攻关试验基地,农业专家组现场测产结果显示,双季稻亩产达到1603.9公斤。同一生态区连续2年双季稻亩产超过1500公斤,这意味着袁隆平院士生前提出的攻关目标实现了。

  对于水稻的亩产量,袁隆平从未说过满足。张国栋说,“他挂在嘴边的话总是高产、高产、再高产,袁老虽然走了,我们会将他的梦延续下去。”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