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山林对话:中国“冬奥小城”的“野趣”之美

(北京冬奥会)与山林对话:中国“冬奥小城”的“野趣”之美中新社张家口1月5日电 题:与山林对话:中国“冬奥小城”的“野趣”之美作者 赵丹媚距离北京2022年冬

  (北京冬奥会)与山林对话:中国“冬奥小城”的“野趣”之美

  中新社张家口1月5日电 题:与山林对话:中国“冬奥小城”的“野趣”之美

  作者 赵丹媚

  距离北京2022年冬奥会开幕还有30天,被称为“雪如意”的国家跳台滑雪中心,正静静伫立于张家口高山之巅。覆满白雪的两条赛道,远观犹如冰雪瀑布凌空飞下,颇有银河落九天之势。

图为2021年12月9日,白雪覆盖的国家冬季两项中心。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图为2021年12月9日,白雪覆盖的国家冬季两项中心。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中国冰雪运动的状况是“冰强”、“雪弱”,与之对应的场馆建设亦如此。作为北京2022年冬奥会雪上项目主赛场的张家口赛区,如何在复杂山地环境下建设雪上运动场馆群,挑战的不仅是设计建设能力,更是对中国如何兼顾生态保护的一次重大考量。

图为国家跳台滑雪中心。 翟羽佳 摄
资料图:国家跳台滑雪中心。 翟羽佳 摄

  “我们正在尽最大可能进行生态修复。”据北京冬奥组委规划建设部场馆建设二处副处长、古杨树场馆群设施经理王敬先介绍,“雪如意”选址于山谷之中,被认为是天然的跳台滑雪场地,只需对山体少量切削就能达到赛事要求。同时,古杨树场馆群也着重考虑对被切削山体进行重点生态修复。“今年夏天的时候,山上裸露的部分已经很绿了”。

图为2021年12月9日,中新社记者在“雪如意”采访王敬先(左)。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图为2021年12月9日,中新社记者在“雪如意”采访王敬先(左)。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与“雪如意”遥相望的国家冬季两项中心,也把人工环境和自然环境融合发挥到极致。据北京冬奥组委规划建设部国家冬季两项中心场馆和基础设施经理陈国徽介绍,国家冬季两项中心无论是在设计之初还是运营时,都十分注重人与自然相结合的“野趣”之美。

  “可以看到在靶场正上方有一棵特别大的树,我们为了保护这棵树,微调了赛道的方向,特设了保护区域。”陈国徽说,国家冬季两项中心的南侧基本都是原始树林,当赛道与树木发生冲突时,会尽量微调赛道,保留原始树木。

图为2021年12月9日,国家跳台滑雪中心覆满白雪的赛道。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图为2021年12月9日,国家跳台滑雪中心覆满白雪的赛道。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这其实也和冬季两项运动有关,我们需要打造一种与自然相融合的赛道。”陈国徽解释道,冬季两项运动与人们在冬季狩猎活动有关,历经多年演变,这种在“林海雪原”中穿梭的感觉仍是其独特魅力所在。

  除了蜿蜒的“森林”赛道,国家冬季两项中心特建有5个景观湖,不仅提升了场馆整体的层次与美感,也形成了赛道的大致轮廓。“我们本来想设计一个大湖,但是会很大程度破坏原始地貌,因此把设计方案改成了建5个小湖。”陈国徽称,此举不但能保护赛道不被地下泉眼侵蚀,地下水还会汇聚到景观湖中用于造雪,实现循环利用。

图为2021年12月9日,白雪覆盖的国家越野滑雪中心赛道。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图为2021年12月9日,白雪覆盖的国家越野滑雪中心赛道。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国家越野滑雪中心是一个最接近原生态的竞赛场馆。”据国家越野滑雪中心场馆和基础设施经理李振龙介绍,国家越野滑雪中心的技术楼是古杨树场馆群中最小的。正如清华大学建筑学院院长、北京2022年冬奥会张家口赛区设计总负责人张利曾说,国家越野滑雪中心就是要做最小的生态足迹,把最大的环境留给赛后的自然休闲活动。

  不同于新建的古杨树场馆群,云顶滑雪公园是北京2022年冬奥会唯一依托现有滑雪场改建的雪上竞赛场馆。

图为2021年12月9日,中新社记者在国家冬季两项中心采访陈国徽(左)。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图为2021年12月9日,中新社记者在国家冬季两项中心采访陈国徽(左)。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改建赛道本身就是对生态环境的最大保护。”密苑云顶乐园副总裁王宝岐表示,云顶滑雪公园充分考虑山形地貌特征,6条冬奥赛道中有4条由原有雪道改造而成,在改建过程中,基本实现土石方挖填平衡,最大程度保护了周边生态。

  从追赶到努力领跑,中国正在成为复杂山地环境下建设雪上运动场馆群的典范。北京2022年冬奥会赛时,正值中国农历新年,期盼浓浓的“年味儿”将东方文化传递给世界,也期待冬雪装点下的“冬奥小城”精彩纷呈。(完)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