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滑冰世界冠军张丹:感谢花样滑冰带给我的所有

北京1月29日电 (李翔 门睿)2022年北京冬奥即将举行。记者独家专访了花样滑冰世界冠军张丹,听她讲述自己的花滑故事。记者:您曾经三次征战冬奥会,你认为奥

  北京1月29日电 (李翔 门睿)2022年北京冬奥即将举行。记者独家专访了花样滑冰世界冠军张丹,听她讲述自己的花滑故事。

  记者:您曾经三次征战冬奥会,你认为奥运会对于运动员意味着什么?如果用考生面对高考来形容的话,您觉得准确吗?

  张丹:我觉得还不太一样。奥运会更是运动员精神层面的向往和追求,当我们作为专业运动员能代表国家去参加比赛的时候,就感觉完成了自己的终极梦想。

  高考生的目标是获得好成绩,而对于参加奥运的人来说,不一定是冲着成绩去的。就像大家所说的奥林匹克精神,不光是成绩而已,而是让运动员在精神层面能有一个不断向上的追求。

  记者:奥运会是否会成为运动员人生的转折点?

  张丹:是的。因为毕竟对于很多运动员来说,他的终极梦想是参加奥运会,势必会为这个目标去不断努力和超越。所以当每一个运动员去参加过奥运会之后,无论他有没有拿到一个理想的成绩,他都会通过奥运会吸收非常多的能量。

  作为运动员,参加完奥运会之后,无论在今后的运动生涯中参与大大小小的赛事,还是生活中遇到各种困难,我们会觉得连奥运会都参加过了,这些小比赛和困难算什么。

  记者:您的三次冬奥之旅,其中最重要的就是2006年的意大利都灵冬奥会。那也是距离奥运金牌最近的一次,您从中收获了什么?

  张丹:回想2006年的奥运之旅,虽然最后我们拿了第二名,但是当我看别人挂金牌的时候,还是很羡慕,还是会很遗憾为什么自己手里的这块奖牌不是金牌,当时确实会有一些遗憾和不甘心。对于运动员来说,在奥运会这样的大赛是不希望自己出现失误或者摔倒的,因为那就意味着自己没有做到最好,没有达到一个最理想的成绩。

  但是退役之后,就释怀了,我会把它作为自己运动员生涯中最重要的经历,相比当时的遗憾,现在的我更感谢这么多年的经历。我经历了大起大落的情绪转变,又重新回到赛场后,我才发现自己的勇敢,有强大的心脏去承受这些压力。

  记者:现在回顾2006年的奥运经历,又是一种什么感受呢?

  张丹:当时我情绪转变很大,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我经历非常大的情绪转变,因为我也希望在那一次最有机会去拿冠军的时候,完成抛四周跳。

  当我摔倒的那一刻,我下意识马上起来继续比赛,但我起来的那一瞬间我发现完全站不住了,确实伤得比较重,我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继续比赛。那个情况下,不要说冠军,可能连成绩都没有了。

  随后张昊把我搀扶到教练那,在这短短的几秒钟,我已经从身体上的疼痛完全过渡到精神层面,就只想着我不能放弃,因为在奥运会这样的大赛上,哪怕我没有机会去拿冠军,我也要对得起我和张昊这十几年的努力,所以那时候唯一想的就是我得继续比赛。

  记者:您的这个决定在我们看来是完美诠释了奥林匹克精神,在国际奥委会的官网,专门把您当时的画面和最后重返赛场做成了一个视频集锦,取名叫做“永不放弃”。但是回到成绩上面来说是银牌,是不是觉得有一些遗憾?

  张丹:应该是非常遗憾。在等分的时候,我有点懵,因为从场上下来后,我已经感知到身体的疼痛了。那个时候没有什么心思来等分数。当成绩出来之后,我依旧没有反应过来,突然张昊把我抱起来了,而我当时依旧很懵,直到听到旁边的人喊:“第二名!第二名!”但说实话,自己心里其实还挺复杂的。

  记者:是不是感觉遗憾中同时又有一丝惊喜?

  张丹:是的,原以为自己摔倒了之后,并没有太大的希望,但得到第二名的成绩确实有一丝丝惊喜。

  记者:其实当您返回赛场的时候,您的银牌上面就镶上了金箔,它是有金色的成分的。只不过竞技体育就是这样,它就以成绩来衡量,很现实也很残酷。

  张丹:是的,现在当我在回想2006年的比赛的时候,我会很感激自己有这样的一段经历,可能慢慢随着年龄的变化发现,当时是当局者迷。现在我变成旁观者后,会更感谢有过这样的经历,因为自己慢慢变得更加强大了。

  记者:您还会再去反复看2006年奥运会的视频吗?

  张丹:很少看了,虽然我已经很看淡了,但看到这样的画面确实会心里很难受。它只是我的一个人生经历,并不是我的标签,我也不需要通过反复看视频去告诉别人我有这样的经历。

  记者:聊一聊家门口的北京冬奥,如何评价当前中国花样滑冰的各路好手和他们的北京冬奥的前景?比如花样滑冰双人滑组合领军人物隋文静、韩聪。

  张丹:这一届冬奥会我觉得隋文静、韩聪还是非常有希望能去争金牌的,不过对于他们两个来说,这一次在家门口比赛,他们更希望自己表现得更好,然后让国人看到自己的风采。因此他们一定有非常大的压力,可能会比我们那时候的压力还要大。我们那个时候整个队里还有老大老二老三,在我们的心里压力是足够分担和化解的。但随着花滑的发展,我们这个项目的年轻队员不是特别多,所以对于韩聪、隋文静他俩来说,会稍显孤单一些。

  我希望他们能在这一届比赛当中克服这些困难,然后去突破自己。

  记者:再评价一下对手,当前中国花样滑冰的主要对手有哪些?尤其是如何评价男子单人滑热门选手羽生结弦?

  张丹:目前最大的竞争对手是俄罗斯、日本等国,而羽生结弦就是一位非常具有竞争力的对手,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努力的运动员,拿到这么多优秀的成绩,还能去开拓更多的目标,这是不容易的。他真的是一位非常刻苦的运动员。

  随着世界花样滑冰运动的年轻化,羽生结弦也算一名老将了,现在又面临很多规则上的修改,年轻的运动员们去突破更多的难度,因此对于羽生结弦来说确实是很吃力的。

  记者:是不是有羽生结弦这样的对手,也激励了和刺激了中国的花样滑冰的迅速发展?

  张丹:一定会的,一个项目的慢慢强大,或者说它普及度越来越高,一定是这个项目受到大家关注后的结果,所以无论是像羽生结弦这样的优秀运动员,还是说我们国家现在的一些优秀的运动员,对于整个花样滑冰运动的大众普及,甚至是花滑的冰雪产业来说,都起到了非常大的帮助。

  记者:最后一个小的问题,用一个字或者一个词语形容花样滑冰在您心中意味着什么?

  张丹:我觉得它是改变我一生的一件事情。在很小的时候,我学习滑冰,其实也不太知道为什么,我的母亲也没有给我很远大的目标。但是现在回想起来,我会很感谢花样滑冰带给我的所有,让我有机会通过花样滑冰来改变自己的人生。(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