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圈炸锅:小鹏要“替换”宁德时代?小鹏汽车紧急回应

1月30日,针对近日市场有关“欣旺达将作为小鹏G9某一版本的A供”及“将宁德时代逐步替换为中航锂电”的传闻,小鹏汽车官方回应表示,“近日外面传播的我们要转移供

  1月30日,针对近日市场有关“欣旺达将作为小鹏G9某一版本的A供”及“将宁德时代逐步替换为中航锂电”的传闻,小鹏汽车官方回应表示,“近日外面传播的我们要转移供应商或由某供应商来做我们核心电池供应商的消息,均与事实有巨大出入。小鹏汽车会一如既往地选择例如宁德时代这样的实力供应商来成为我们的核心合作伙伴。”

  小鹏汽车要替换宁德时代电池?

  据了解,2021年,小鹏汽车成为中国造车新势力销量冠军,年实际交付汽车9.8万辆,超出原计划的9万辆目标。2022年计划整体交付25万辆,并向30万辆冲击。在此背景下,关于小鹏汽车与宁德时代的传言便备受关注。

  关于传闻,据集微网早前消息,小鹏汽车在日前接受机构调研时表示,在电池方面,宁德时代价格涨幅太大,为应对成本上涨带来的压力,未来会逐渐将宁德时代动力电池替换为中航锂电的电池,亿纬锂能的铁锂电池也会继续使用,主要匹配低配车型。

  小鹏汽车同时透露,由于上游动力电池价格飙升,已导致2022年新能源汽车行业价格整体上涨,由于用户对价格上涨存在抵触情绪,小鹏汽车通过2021年12月、2022年1月的两次调价来逐步让用户接受新的价格。据小鹏汽车透露,1月10日后,小鹏汽车价格上调了4800元/辆。

  另一则传言则称,此前以宁德时代为动力电池主供应商的小鹏汽车已确定在去年11月发布的中大型SUV G9中使用欣旺达的4c动力电池(4c电池可适应快速充电)。欣旺达会是G9某一版本的A供,供应份额超过50%。

  小鹏汽车紧急回应

  针对上述一系列消息,小鹏汽车回应称:“近日外面传播的我们要转移供应商或由某供应商来做我们核心供应商的消息,均与事实有巨大出入。小鹏汽车会一如既往地选择例如宁德时代这样的实力供应商来成为我们的核心合作伙伴。”

  关于小鹏汽车与宁德时代的合作屡有不合的传闻,在2021年12月底,有媒体爆料称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与宁德时代创始人曾毓群两人曾在2021年的年中,在宁德时代总部发生过一次激烈的争执,起因是小鹏汽车打算引入中航锂电,使其成为公司的主力电池供应商。

  不过在去年底,小鹏汽车曾回应说何小鹏与曾毓群争吵一事完全是谣言。

  当时小鹏汽车对于引入中航锂电也做了开放式回应,他们称:“车辆生产的零部件供应链需要不断完善,才能更好地保供保产,更加准确地预测交付周期。”

  另一方面,宁德时代作为全球动力电池的龙头,订单一直处于饱和状态,一些厂商为了获得宁德时代的电池甚至需要提前支付巨额的预付款。

  曾有媒体报道称何小鹏为了能获得宁德时代的电池而去他们公司蹲守,但这个消息后来被何小鹏亲口否认。

  智能电动车企在行动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智能电动车企也在有意避免过度依赖单一供应商。

  据36Kr报道,在小鹏之前,中航锂电已经取代宁德时代成为广汽新能源车的第一供应商,其自2020年5月开始就没有用过宁德时代的电池。

  另一家造车新势力蔚来汽车也正在寻求除宁德时代之外的电池供应商。据媒体报道,去年蔚来宣布的半固态电池供应商为卫蓝新能源,这是蔚来首次宣布与宁德之外的电池供应商合作。而蔚来目前是宁德时代电池装机量第二大的客户,仅次于特斯拉。

  此外,吉利与欣旺达、孚能等电池公司合资,共同生产电池。从长城剥离的蜂巢能源去年获得200亿元融资。比亚迪则一直自研电池,自建工厂。

  北方工业大学汽车创新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宁德时代的产能有限,不可能满足那么多车企的供应需求,那么车企就不得不找别的供应商。”在张翔看来,超过50%的市场份额让宁德时代话语权过大,这并非车企乐意看到的。这样一来在排产顺序和价格方面车企都很被动。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