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深山守护大熊猫三十载:从“偶遇”到“定期相遇” 大熊猫“家园”越来越好

(新春走基层)秦岭深山守护大熊猫三十载:从“偶遇”到“定期相遇” 大熊猫“家园”越来越好西安2月6日电 题:秦岭深山守护大熊猫三十载:从“偶遇”到“定期相遇”

  (新春走基层)秦岭深山守护大熊猫三十载:从“偶遇”到“定期相遇” 大熊猫“家园”越来越好

  西安2月6日电 题:秦岭深山守护大熊猫三十载:从“偶遇”到“定期相遇” 大熊猫“家园”越来越好

  作者 阿琳娜 曹庆

  6日,壬寅年正月初六,年意尚浓。陕西佛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三官庙保护站内外白雪皑皑、天地间一片静谧。春节在此值守的何义文除日常工作外,还享受着与大自然相伴的乐趣。

佛坪保护区三官庙保护站辖区内光头山一带的风光(资料图)。 何义文 摄
佛坪保护区三官庙保护站辖区内光头山一带的风光(资料图)。 何义文 摄

  位于秦岭腹地中段南坡的陕西佛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以保护大熊猫为主的森林和野生动物类型的自然保护区,全国第四次大熊猫综合调查显示,佛坪保护区内野生大熊猫种群数量为67只,是国内野生大熊猫种群密度最高、野外遇见率最高的地区。该保护区内的高密度大熊猫种群,还带动了周边地区大熊猫种群重建和数量增加。

  在佛坪的西河和三官庙区域,大熊猫种群密度达到每1.5平方公里一只。何义文工作的三官庙保护站,就坐落在这一片大熊猫和伴生物种高密度活动的莽莽林海中。

  1992年开始参与保护区巡护工作的何义文,已是保护站的“老人”了。多年来的野外巡护、跋山涉水、留心积累,使得他对三官庙保护站管辖区内的野外情况了如指掌。除日常工作外,他还为在这里开展科研工作的团队充当向导。

  “我小的时候,山里的竹林没有这么茂密,树木也没有这么多。保护站周围还有种粮食的,‘种一面坡,收一簸箩’,活没少干,收成却很低。”在三官庙长大生活的何义文说,随着生态环境的变好、保护力度的增强,如今在保护站周围见到各种野生动物的机率也增加不少。

  “现在,每年在巡护工作中都能多次看到野生大熊猫,特别是在特定的那几个月。我见到过竹林里的、树上的、打架的、带娃的大熊猫,热闹极了,养眼得很。”何义文笑言,于他而言,与大熊猫不是“偶遇”,而是约定的“相遇”。

背靠竹子,吃着竹子的大熊猫(资料图)。 何义文 摄
背靠竹子,吃着竹子的大熊猫(资料图)。 何义文 摄

  “2020年2月,我在三官庙保护站值班,两只川金丝猴来‘串门’。2022年临近春节,野生大熊猫到保护站‘打卡’。保护站的春节,人少,照样‘热闹’。”何义文说,保护站的工作生活情趣独特,偶尔也会遇到“惊喜”。

  何义文向记者描述道,腊月二十七那天,一只大熊猫从保护站后门走进院子,迈着标准的“熊猫步”,在院子里“认真”走过,还在院子里打了“标志”,如入无人之境。在院子里“巡视”结束后,大熊猫走进一间空屋,“巡察”一圈后走出,再转入另一间空屋。之后,从前门走出院子,进竹林去了。

  据了解,三官庙保护站建成以来,抢救了约二十只伤病大熊猫。保护站为伤病野生动物的发现、救治、疗伤等立下了“汗马功劳”。

  “在这种‘熊猫村’长大的孩子,对大熊猫等野生动物都有一种不一样的‘情愫’,就像对待自家的‘邻居’和‘亲戚’。”何义文说,当年,三官庙的不少村民都参与过大熊猫等伤病野生动物的救助。

竹林中进食的大熊猫(资料图)。 何义文 摄
竹林中进食的大熊猫(资料图)。 何义文 摄

  1991年冬天,何义文的爷爷何长林,用喂养孙子的奶粉和奶瓶,给被救助的大熊猫幼崽“平平”喂奶。何义文说,他的家与大熊猫的缘分,早在他爷爷那一代就开始了。如今,他的叔父、堂兄弟、表兄弟,也有参加保护区巡护等工作的,他家三代人,为保护野生动植物尽职尽责,被保护区职工普遍认可。

  自十多年前在三官庙实施生态移民工程,保护站附近的村民纷纷搬迁离开后,在野外发现伤病野生动物的可能和机会,就全部“依仗”保护站“独家独门”了。

  “对我来说,保护站的工作很有意思,我喜欢与大自然的‘零距离’接触,也喜欢与我‘不期而遇’的各种野生动物。这里的一树一木、一花一草、一鸟一兽,都让我倍感亲切。”何义文说,与大山相处了多年,他觉得这样的工作生活很充实。

  “野生动植物的‘家园’越来越美,民众的保护意识也越来越强,相信以后会变得更好。”今年49岁何义文说,自己会“干到干不动的那一天”。(完)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