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郭留希被抓,股价却涨停,谁在豪赌*ST金刚?

一则利空公告却让濒临退市的*ST金刚迎来强势涨停。2月20日晚间,*ST金刚发布公告称,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郭留希因涉嫌违规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公安机关依法采

  一则利空公告却让濒临退市的*ST金刚迎来强势涨停。

  2月20日晚间,*ST金刚发布公告称,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郭留希因涉嫌违规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同时,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选举董事刘淼担任公司董事长。

  2月21日,*ST金刚涨停,报1.79元/股。2月22日早盘,*ST金刚继续上涨,截至发稿,报1.95元/股,涨8.94%。

  2月22日早间, *ST金刚收到证交所关注函,要求公司对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涉嫌违规被采取强制措施,董事会换届,公司股价涨停一事进行解释说明。

  近些年,*ST金刚深陷负面旋涡,由于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违规对外担保、导致公司资不抵债、不具备持续经营能力,直面终止上市的情形。21日晚间,*ST金刚再次发布《关于股票可能被终止上市的风险提示公告》。

  为何利空消息会带来公司股价涨停?市场传言这与*ST金刚迎来新的实控人有关,是否属实?

  “整体来说,这次是由政府牵头,对公司来说也是一个利好,给公司发展也提供了一个方向。”知情人士向贝壳财经记者确认了*ST金刚董事会改组进展。

  针对上述具体情况,2月21日下午,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致电*ST金刚董秘办公室。*ST金刚董秘办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无法回复,后续会有专人进行沟通。截至发稿,记者暂未收到公司相关回复。

  董事长被抓,董事会紧急改组

  2月21日早盘,*ST金刚高开高走,半个小时后便封上涨停板。截至当日收盘,*ST金刚报1.79元/股,涨幅20.13%。

  消息面上,2月20日晚间,*ST金刚发布公告称,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郭留希因涉嫌违规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强制措施。*ST金刚表示,截至目前,公司经营情况正常,公司已于2022年2月18日夜晚召开董事会紧急会议,全票通过免去郭留希董事长、不再代行公司董事会秘书职责以及关于选举刘淼担任公司董事长的议案。

  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郭留希持有*ST金刚1.85亿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15.37%;另外,其关联人河南华晶超硬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持有*ST金刚1.45亿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12.05%。不过,2021年11月,*ST金刚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中指出,公司处于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状态。

  记者梳理资料发现,刘淼目前兼任河南农投金控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2018年12月,*ST金刚陷入明显的流动性困境而引入战投农投金控等多家国资企业。2019年1月,刘淼成为*ST金刚第四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 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农投金控持有公司7.42%的股权,为*ST金刚第四大股东。

  企查查信息显示,农投金控为河南省农业综合开发有限公司下属核心子公司,而河南农开是国有独资公司,隶属于河南省财政厅。

  郭留希与河南财政旗下的国资股东存在分歧。去年8月,郭留希在接受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希望进入公司的战投,能扎根行业,帮助公司继续长远发展,而不是纯粹的财务投资,解决自己的债权问题后就突然撤出,这样对公司发展没有好处。”

  2021年10月26日,刘淼和另一董事王大平发布声明称,自今年以来,农投金控与上海兴瀚资本针对*ST金刚治理多次行使股东权利,但公司实际控制人恶意阻挠,公司治理严重失范。

  2021年12月13日,*ST金刚发布多份公告,暂缓农投金控与兴瀚资管(持有公司26.7%的股份)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议案。

  “整体来说,这次是由政府牵头,对公司来说也是一个利好,给公司未来发展提供了一个方向。”知情人士告诉贝壳财经记者,此次*ST金刚董事会改组受到政府的影响。

  针对上述具体情况,2月21日下午,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分别致电*ST金刚董秘办公室和农投金控董秘。截至发稿,记者均未收到双方回复。

  退市风险边缘

  2月21日晚间,*ST金刚再次发布《关于股票可能被终止上市的风险提示公告》。公告称,*ST金刚存在多重退市风险。

  其中,*ST金刚预计2021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0亿元—15亿元。若经审计的2021年期末净资产为负值,或者追溯重述后2021年度净资产为负值,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10.3.10条第二项的规定,公司股票将被终止上市。

  此外,公司尚未聘任2021年度审计机构,公司将尽快选聘2021年度审计机构,推进2021年度审计工作。而根据《上市规则》相关规定,如果无法在4月30日前披露过半数董事保证真实、准确、完整的年度报告,公司股票将被终止上市。

  公告还表示,截至2月15日,公司共涉及89项诉讼/仲裁案件,案件金额合计约为60.61亿元。公司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对于公司法定代表人因涉嫌违规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北京中银律师事务所阮万锦律师告诉贝壳财经记者,根据《证券法》及《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相关规定,发生可能对上市公司股票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重大事件,投资者尚未得知时,上市公司应立即予公告。

  “若投资者因上市公司或者控股股东董事高管等虚假陈述(不披露重大信息)遭受损失的,可以要求相关责任人赔偿。”阮万锦表示。

  郭留希:昔日的“人造钻石大王”钻石梦碎

  公开资料显示,郭留希1963年出生,本科学历,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曾主持和参与申请的163项专利已获授权。其参与研制开发的4个项目获国家级火炬项目证书、6个项目获省市科技进步一等奖5项。1999年至2001年就职于河南远发,任董事长兼总经理;2001年起,任河南华晶超硬材料股份有限公司(*ST金刚控股股东)董事长兼总经理;2004年起,任*ST金刚董事长,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2021年8月,郭留希在接受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介绍了公司的发展史。“1988年,我开始在河南周口沈丘县以个体户经营,当时做导电钢圈,加上我自己一共有3到4名员工,当时除了这个业务,有幸得到家族帮助,盖了几间平房,还有两分地。”

  郭留希表示,自己于1990年变卖房产,将业务搬到郑州,用赚得的20多万元,成立了河南远发金刚石有限公司,生产金刚石原辅材料。到2001年时,公司员工已达800多人,年收入达数千万元。为避免公司出现“家族企业病”,成立了郑州华晶硬材料有限公司,开始布局金刚石行业。

  2010年,豫金刚石(*ST金刚)成功上市。当年的招股书中显示,豫金刚石的人造金刚石产销量排在国内第三位;在豫金刚石巅峰时期,公司拥有领先的合成设备和生产技术,是国内最大的人造钻石企业之一。

  2020年4月,豫金刚石的业绩却出现大变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盈利6743.80万至9634.00万元变为亏损45亿元至55亿元。至此,豫金刚石的财务造假浮出水面。

  2020年12月,证监会发布通报称,豫金刚石三年虚增利润数亿元,未披露对外担保、关联交易40亿元,实际控制人累计占用上市资金23亿余元。

  而在郭留希看来,公司危机产生,根源都在于此前的定增担保。“各方都要求由我、我的家人或者上市公司给予担保,由此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比如向别人借钱来还利息,借钱来还担保债务。”

  公告显示,2016年11月豫金刚石定增发行5.27亿股,募资45.67亿元,用于年产700万克拉宝石级钻石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郭留希拟出资10亿元,参与认购1.15亿股。

  2021年11月12日,深交所对*ST金刚下发纪律处分的决定。深交所指出,郭留希未能恪尽职守、履行勤勉尽责义务,未能保证上市公司独立运作,滥用其对公司的控制地位,通过违规占用资金、违规接受担保等直接或者间接方式侵占上市公司资金和资产,严重损害上市公司和其他股东的合法权益,对郭留希给予公开认定10年内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的处分。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郭留希及其关联方涉嫌累计占用*ST金刚资金共计31.69亿元。此前,*ST金刚表示:“公司实际控制人已承诺于2021年11月2日前,全力通过多种方式筹措资金,尽快归还上述占用上市公司资金”。

  1月18日,*ST金刚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郭留希仍在尽力筹措资金,资金占用归还具有不确定性。*ST金刚内部人士也透露,郭留希一直在筹钱还款,不过收效甚微。

  直到2月20日晚间,*ST金刚一则郭留希因涉嫌违规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强制措施的公告发出,昔日的“人造钻石大王”钻石梦碎。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