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麟:用情用力呈现好每一部作品

  赵麟:用情用力呈现好每一部作品  【走近文艺家】  他是2022年北京冬奥会开幕式音乐总监,曾参与上百部影视剧音乐作品创作,两次担任央视春晚副总导演兼音乐

  赵麟:用情用力呈现好每一部作品

  【走近文艺家】

  他是2022年北京冬奥会开幕式音乐总监,曾参与上百部影视剧音乐作品创作,两次担任央视春晚副总导演兼音乐总监,曾获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音乐奖、文华音乐创作奖等。出生于艺术世家的他,对音乐有着与生俱来的热情。他享受创作,坚持用情用力呈现好每一部作品、每一个舞台,他希望作品经得起时间检验。

  2月4日,浪漫而又诗意的2022年北京冬奥会开幕式惊艳了全世界,直至今日,相关话题仍被津津乐道。作为开幕式音乐总监,作曲家赵麟最近有点忙,来自各方的祝贺以及媒体的采访接踵而至。本届开幕式的创新表达引起了社会各界的极大关注,越来越多的人希望听到主创人员的“解密”。

  “其实开幕式直播刚开始,就有不少人发消息问‘一会儿运动员入场播放什么音乐啊’之类的问题,甚至饶有兴趣地组团竞猜。”赵麟笑着告诉记者,“我只能回答‘保密,敬请期待’。”

  运动员入场播放什么音乐?世界瞩目的北京冬奥会开幕式,这一细节注定备受关注,也会成为导演尤其是音乐团队精心谋划的重头戏。“在敲定运动员入场式背景音乐之前,我们把历届奥运会的运动员入场式研究了一遍,别的国家所用时下流行音乐居多。”赵麟说,“奥运会是世界盛会,运动员来自世界各地,观众也分布在世界各地。我们希望照顾到更多人的感受,尤其是运动员。在他们入场时,如果听到熟悉的音乐而跟着哼唱起舞,也有助于他们以更好的状态参加比赛,于是选取世界古典音乐成为共识。用人类共有的音乐财富作为入场式音乐,讲述中国故事,这本身也体现了中国的文化自信。”

  从贝多芬到柴可夫斯基,从《土耳其进行曲》到《四小天鹅》,开幕式还没结束,网上求歌单的话题已经迅速火了起来,运动员轻松愉快入场的画面也频频登上热搜。2022年北京冬奥会开幕式精彩纷呈,作为音乐总监的赵麟在这次大考中交出了优异的答卷。开幕式结束后,赵麟的父亲、著名作曲家赵季平第一时间给他发消息,点赞开幕式的中国式浪漫以及简约的别样美,这让赵麟很受鼓舞。

  赵麟出生于艺术世家,祖父赵望云是国画大家、长安画派创始人,曾提出“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的艺术主张,在文艺界产生了重要影响;父亲赵季平是20世纪八九十年代影视音乐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对中国传统音乐元素的深入挖掘与娴熟运用,成就了一大批留得下、传得开的经典音乐作品。赵麟坦言,前方两座大山的确会给自己带来压力,但他对艺术的那种与生俱来的热情是挡不住的。

  中学时期,性格腼腆的赵麟就开始摸索着作曲写“小歌”,他觉得把脑子里的旋律写在纸上很好玩。“写的多了就引起了父亲的注意。有一次,父亲感觉其中两首还不错,带到录音棚让人录成了歌。我第一次听到自己写在纸上的旋律被人唱出来是什么样,简直太激动了。”因为这件小事,赵麟与音乐的故事翻开了新的篇章,他也因此成了父亲的“跟屁虫”。赵季平每次到录音棚录歌,他都跟着,一回生二回熟,赵麟逐渐摸透了录音棚里那些大学问、小学问。后来,他考入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正式走上了专业作曲之路。

  如何看待父亲的影响?赵麟说:“我对父亲的看法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看山是山’,觉得父亲真厉害,创作了那么多好作品,我也想像他一样学作曲;第二阶段是‘看山不是山’,初学作曲,感觉创作不就那么回事吗,他能做的我也能做;第三阶段是‘看山还是山’,学的越多越意识到自己的不足,意识到父亲作品里的厚重积淀绝非一日之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赵麟对赵家几代人沿袭的“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以及“创作是为了人民”的艺术理念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赵麟曾参与上百部影视音乐的创作,获得过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音乐奖等荣誉,曾创作大提琴与笙协奏曲《度》、大提琴与琵琶协奏曲《逍遥游》等作品,在国内外引发热烈反响,曾两次担任央视春晚副总导演兼音乐总监,为观众呈现了精彩的音乐大餐。这些经历让他受益匪浅,但他说起扎根生活的经历显得更加兴奋。

  2008年,赵麟受邀担任大型音画史诗舞台剧《秘境青海》的作曲,为之深扎青海玉树三月有余,“从刚到时的严重高反到后来跟当地人一起打球,从刚开始只能吃一些炒土豆丝或西红柿炒鸡蛋到后来完全适应了当地的饮食习惯,从惧怕荒凉到爱上那里的天苍苍野茫茫以及触手可及的云彩”,赵麟用了三个月走进青海秘境,寻找到了最具地方特色的青海之声、青海之韵。直到现在,赵麟提起当地百姓给他讲的民间传说仍能完整复述;说起青海民歌“花儿”以及“花儿”在西北各地的不同流派和风格,依然自信满满,头头是道。

  赵麟传承着“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的艺术理念,又将这种理念传给下一代。就在为北京冬奥会开幕式奔波忙碌期间,赵麟的女儿赵珈婧芸参演的中文版音乐剧《罗密欧与朱丽叶》在上海成功首演,虽然未能现场观演,但赵麟对小“朱丽叶”的舞台首秀充满信心。尤其看了女儿在演出结束后发在朋友圈里的一段感想:“她(朱丽叶)领着我,和我度过了无数长夜。她看着我一点点成长,陪着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慢慢进步。在她的灵魂进入我的身体中的这段时日里,我感受到了她最真切的期盼,最炙热的爱,最纠结的离别和最深刻的悲痛。我尝试着把她带到舞台上的每一个角落,用尽全力地想让她刻在人们心中……”赵麟更是感慨,“女儿的文字功底比我厉害。她平常就喜欢读书和思考,为了这次演出做了大量准备,事后又主动思考总结,我挺为她骄傲的”。

  最近,赵麟特意在工作室中挂了一幅《千里江山图》,“北京冬奥会开幕式基本告一段落,马上要全身心投入《千里江山图》同名交响乐的创作”。赵麟坚持用情用力呈现好每一部作品、每一个舞台,至于作品的命运,他说,“最终要接受时间和人民的检验”。

  (本报记者 刘平安)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