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故事:长江上的“高空杂技人”

南昌2月24日电 题:春运故事:长江上的“高空杂技人”作者 袁汝晶 徐佳奇漆黑的深夜,站在长江上空作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春运期间,有这么一群人需要利用夜晚高铁

  南昌2月24日电 题:春运故事:长江上的“高空杂技人”

  作者 袁汝晶 徐佳奇

  漆黑的深夜,站在长江上空作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春运期间,有这么一群人需要利用夜晚高铁停运的“天窗”时间,对大桥上的接触网设备进行检修保养,确保高铁运行安全。

  安九高铁鳊鱼洲长江大桥横跨长江,位于江西、湖北交界处,全长3.5373公里,是我国首座交叉索斜拉桥。大桥桥面高40米,处在长江“风口”位置,冬季雨雪长伴,夜间平均风力6级以上。

  凌晨1点35分,江西庐山高铁供电工区工长龚继超与工友们乘坐作业车抵达鳊鱼洲长江大桥。

  在车灯的照射下,黑漆漆的江面深不见底,呼啸的风声与作业车的轰鸣声此起彼伏。

  “大家抓紧时间穿好雨裤,准备登高作业!”寒风中,龚继超大声提醒。夜间江面作业,接触网工们无论是否下雨,都会穿上保暖内衣,用袜子扎紧裤腿,再套上雨裤防风,防止冷风从裤管灌进来。

接触网工们对大桥上的设备参数进行测量。 杨灵 摄
接触网工们对大桥上的设备参数进行测量。 杨灵 摄

  做好安全措施,他们便开始登高作业。冬季温度低、空气潮湿,龚继超他们今天的作业任务是检查容易受气温影响的接触网补偿装置,确保设备状态良好。

  接触网的补偿装置可以让裸露在外的接触网设备时刻保持平衡,将低温对设备的影响降到最低,确保恶劣天气下设备能够运行正常。

  “这个平衡轮,偏斜得有点厉害,你们过来看!”眼尖的龚继超迅速拿出水平尺进行测量,“偏移20度,超过标准值”。平衡轮是补偿装置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平衡轮偏移严重,会磨损内部绳索,设备发生故障的风险就会增加。

  龚继超与工友们攀上支柱,使用水平仪,逐一检查平衡轮偏移角度。高空中,他们时上、时下、时左、时右,悬空踩在接触网上,就像表演杂技走钢丝一样。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到半个小时,寒风吹得人一直在摇晃,手上的动作却要加快,龚继超与工友们使用扳手将偏移的平衡轮快速进行矫正。

  凌晨4点10分,偏移的平衡轮被校正到了原有的位置上,一直紧张着的龚继超也终于松了口气。“春运期间,每天有1500多人,乘坐安九高铁回家,如果供电设备出现问题,将直接影响高铁安全运行”。

  庐山高铁供电工区的小伙子们平均年龄只有26岁,他们很多都是在去年安九高铁进入验收阶段后来到了这里,陪伴着安九高铁从调试到开通,再一起迎接这个春运。

  “春运期间,像今天这样的检修作业,一周大概有4到5次。”龚继超带着小伙子们顶风冒寒,在长江上表演“杂技”,守护着高铁安全,也畅通着千万旅客的回家路。(完)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