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影该如何“走出去”?

电影《长津湖》票房目前已超过57亿元,成为中国影史票房冠军。数据显示,《长津湖》票房基本由国内市场贡献。在国内市场大热,热度却很难传递到国际市场,这已成为中国

  电影《长津湖》票房目前已超过57亿元,成为中国影史票房冠军。数据显示,《长津湖》票房基本由国内市场贡献。在国内市场大热,热度却很难传递到国际市场,这已成为中国电影人和中国电影观众心头的一个结。

  “中国电影‘走出去’需要新的思维、路径。”近日,在一场电影论坛上,与会专家对过去这些年中国电影“走出去”的策略与方式进行了反思。他们认为,电影“走出去”是一种跨文化传播,走向国际市场的影片不仅要能代表本国文化,还要有对他国文化的“穿透力”,同时线下商业院线也非中国电影“走出去”的唯一路径。

  尝试分众传播新模式

  谢飞是中国第六代导演的领军人物,在他看来,中外文化存在巨大差异,再加上是后来者,中国电影要挤进国际市场的商业院线难度很大。虽然没有办法通过院线进行大众传播,但却可以通过别的途径进行分众传播、人际传播。

  2016年,谢飞在巴西一所大学参加电影文化交流活动。他问学生们知道哪些中国电影。学生们竟然说出了不少贾樟柯的作品,这让谢飞十分惊讶。原来他们的老师来过中国,还在学校开设了一门关于贾樟柯电影的课程。因为上课,他的学生对贾樟柯的电影及山西地方文化的了解,甚至超过了一般的中国观众。

  “人际传播电影的方式有很多种,除了进课堂、学术交流、小范围放映,进教材尤其是进入史论教材,更能让电影大大增值,产生跨越时空的深远影响力,这已经被很多案例证明。”谢飞说。

  近年来,谢飞走到哪里,就把自己的电影作品放到哪里,把中国文化传播到哪里。一次在美国加州大学讲学,他从自己的电影《湘女萧萧》入手,全面介绍了民国时期中国的社会文化、风俗民情。该校的一位教授说:“这是了解中国文化的非常好的教材。”

  “对中国电影而言,在海外进行人际传播,一定要用好6000万海外侨胞这个‘二传手’。”移动电影院创始人兼CEO高群耀说。2021年春节和中秋节期间,在中国侨联的支持下,移动电影院通过分众放映的方式,为海外华人华侨送去了多部优秀华语电影。“活动效果出乎意料,仅中秋节期间,观看影片的华人华侨就达到了12.5万人次。过去海外电影发行常常忽略的一些地方,如缅甸,当地华人华侨对中国电影的热情十分高涨,他们要么口口相传,要么利用社交媒体进行传播,带动了所在国家观众对中国电影的关注。”高群耀说。

  开辟发行放映新渠道

  高群耀认为,中国电影“走出去”不能只盯着实体院线这一个出口。随着互联网技术的进步和融媒体时代的到来,中国电影应该尝试更多诸如网络院线之类的对外传播渠道。

  高群耀2018年5月创办了移动电影院。在手机、电视等终端装上移动电影院App,观众就可以在线上观看跟实体院线同步上映的最新影片。由于跟线下实体院线接入了同一个票房系统,线上电影票房会计入电影的总票房。

  由于网上空间无限,几乎不存在所谓的排片问题,可以实现无数影片同步上映,这就解决了线下实体院线的排片难题,这不仅为很多中小成本电影提供了上映的机会,也为中国电影“出海”开辟出新渠道。

  事实证明,网络院线助推中国电影“出海”效果明显。高群耀介绍,经过三年多的发展,移动电影院App已开发出不同的海外版本,还进入了数千万美国有线电视用户的电视终端。截至目前,移动电影院已上映近900部院线影片,线上观影售出的电影票达7200多万张。

  近日,国家电影局发布的《“十四五”中国电影发展规划》提出,采用贴近不同区域、不同国家、不同观众群体的精准推广营销方式,进一步拓展国际发行放映的地区、渠道和平台,全球主要市场和新兴国家市场并重,商业院线、艺术院线、网络新媒体、电视频道兼顾。业内专家表示,这从国家政策层面,肯定了新型网络院线对中国电影“走出去”的作用。几年的发展实践表明,网络发行放映模式,只会做大电影市场的增量。

  重新擦亮中国功夫片这张名片

  自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被李小龙推向世界后,功夫片一直是世界各国观众最喜欢的华语电影类型。在北美电影市场历史上,中国电影票房最高的10部电影中有8部是功夫片。

  2011年以来,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文化国际传播研究院已连续十年开展“中国电影国际传播”调研。调研的一系列数据显示,功夫片一直是国外观众最喜欢的中国电影类型。

  调研发现,很多外国年轻观众表示,近几年他们很少能看到中国功夫电影。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文化国际传播研究院院长黄会林分析,这一出人意料的结果与近年来功夫明星出现断层、功夫片产量和质量回落有关。老一代功夫明星“打不动了”,年轻一代的功夫明星还没有培养起来,导致近几年中国功夫片产量不足,质量也不如从前,缺乏冲击国际主流商业片市场的拳头产品。

  专家认为,中国电影“走出去”是跨文化传播,应该顺势而为,当国产战争片、科幻片等电影类型暂时还无法赢得国外观众认可的时候,继续做好功夫片是中国电影“走出去”的一条捷径。

  “要从培养功夫演员做起,电影教育界要分析功夫明星断档的原因,总结功夫演员的成长规律、培养方法。”谢飞说。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梁明建议,建立一个特殊的培养机制,专门针对年轻的武术演员进行培养,让中国的功夫电影延续下去。

  清华大学教授尹鸿认为,中国功夫片要振兴,不能仅仅停留在打斗的武术套路上,而要在艺术创新、文化提炼上有所突破。影视评论家薛晋文指出,功夫片创作应拒绝泛娱乐化对传统武侠精神的解构,除了表现武术文化的大仁大义,还应与时代主题和时代价值相呼应。

  (本报记者 韩业庭)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