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冬残奥会火种采集仪式 盲校师生用歌声触发点火装置

北京冬残奥会火种采集仪式在北京市盲人学校举行,21名学生和9名老师组成合唱团演唱歌曲歌声达一定分贝触发点火装置引燃火种“我在爱的人间长大,长大的还有我的坚强,

  北京冬残奥会火种采集仪式在北京市盲人学校举行,21名学生和9名老师组成合唱团演唱歌曲
歌声达一定分贝触发点火装置引燃火种

  “我在爱的人间长大,长大的还有我的坚强,只要我心中有个太阳,心灵就不会黑暗无光……”3月2日上午,伴随着北京市盲人学校师生动人的歌声,北京2022年冬残奥会火种采集仪式正式开始。

  在现场,盲校师生合唱团合唱歌曲,当歌声达到一定分贝,音频声压器触发点火装置引燃火种。

  合唱团由北京市盲人学校21名学生和9名老师组成,其中年龄最小的是一年级学生李骏航,年仅7岁。

  自学歌曲、录音打卡

  开学后每天至少集中练习两小时

  “我心中有个太阳 我心中有个月亮……”3月1日下午,火种采集仪式进行全流程彩排,合唱团利用候场间隙,又开始了一轮练习。

  2021年9月入学一年级的李骏航是30人中年龄最小的一位,只有7岁。虽然站在第一排,李骏航一点儿也不怯场,“我就是唱歌的时候容易张不开嘴,老师给我纠正了很多次。”李骏航入学不久就加入了学校的合唱团,还在合唱团认识了不少好朋友。

  合唱团成员、带队教师、北京市盲人学校学生发展中心副主任孙欣站在学生们面前,仔细听学生们的歌声,认真观察他们的每个动作。

  站在第二排的15岁高一学生焦杨淇神态自若地唱着。而在几个月前,她还觉得自己是个“很不爱唱歌的人”。“上学期期末的时候我们才接到这个任务。”在焦杨淇看来,自己算得上是“临危受命”,“机会的确很难得,而且活动很有意义。对我来说也算得上是一个挑战,毕竟这是我以前不怎么接触的领域。”

  孙欣告诉记者,寒假期间就将学唱歌的任务布置给了学生,“把歌曲发给每一个学生,让他们先跟着学,学会之后再每天把自己唱的歌发到群里打卡。”

  2月21日,北京市中小学校迎来新学期,盲校的孩子们也进入了集中训练状态。“孩子们可能是因为视力障碍,在听力上反而有一些优势。”孙欣告诉记者,在集中训练之前,学生们已基本掌握整体旋律,“但是一些唱歌技巧,比如长音要唱几拍、哪里需要渐强渐弱,这些还是需要单独细抠。我们也请了中国音乐学院的老师定期来给孩子们排练。”

  开学后,合唱团的成员每天上午上网课、下午就到学校的音乐厅练习合唱。“每天至少要排练两个小时。”孙欣介绍。

  “小动作”成“大难题”

  老师“一对一辅导”

  高二学生丁冯雨觉得,这首歌唱对不难,但要唱出其中的韵味却不容易。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丁冯雨就加入了学校的合唱团。日常就十分喜欢唱歌的她对这首《爱的人间》有自己的理解,“这是一首非常温暖、非常动人的歌曲,除了要唱对音准、吐字清晰、跟上节拍,还要表现出歌曲里所蕴含的‘爱在人间’的感觉。”

  为了让自己能更好地表现歌曲的情绪,丁冯雨唱歌时总会想到平时训练同学们聚在一起的欢乐场景,“我还会想到火点燃的时候有噼里啪啦的声音,火燃烧起来会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丁冯雨也有自己的困扰。

  在合唱表演中,有短短的十几秒钟,合唱团师生要跟着音乐左右晃动身体。晃动身体这个“小动作”曾一度成为视障学生们的“大问题”。

  “现在知道晃动就是左右的重心转移,但刚开始我都不会晃。”丁冯雨告诉记者,自己第一次晃动时做的是左右抬脚的动作,还会屈膝,“这样动作肯定很生硬,跟大家对不上。我还怕自己晃动的时候摔倒,晃动的幅度也跟别人不一致。”

  天生平衡力不好、晃动的幅度不一致,这些都让同学们很难保持同样的晃动频率。

  “这一段我们练习了很久。”孙欣告诉记者,相较于其他残障群体,视力障碍的学生在肢体动作方面会略有欠缺。“有的学生理解不了‘晃’是个什么样的动作。我们就掰着学生的脚脖子,或者掰着他的脚后跟,让他感受晃动的时候另一只脚是什么样子的、可以抬到什么程度。让学生自己去感受。”

  丁冯雨说,老师就站在自己身边,一次又一次地告诉自己动作如何做得更标准,“刚开始练,一些地方还是会出错,但时间长了慢慢地就习惯了。”

  双脚分开站立、脚后跟略微抬起、晃动的时候膝盖不能弯曲……在老师们的“一对一辅导”下,盲校的学生们形成了“肌肉记忆”,在表演中呈现了整齐划一的晃动。

  因为看不见,学生们并不清楚自己的动作是否做到位。一起参与表演的老师们会认真地帮学生纠正每一个不规范的动作。

  “鼓掌的时候要把两只手放在胸前,鼓掌结束再把手放下,别一边鼓掌一边往下放。”3月1日下午,在训练间隙,孙欣仍在不断地强调每个动作的要点。

  “他们的手刚开始放下的时候有可能是打开的状态,我们就得一个人一个人地说,五根手指头要并拢平放,甚至有时候得让孩子摸一摸我们的手,这样他们才能知道动作应该是什么样的。”孙欣说道。

  整理衣服、关心仪表

  老师们全方位照料学生

  3月1日,临近彩排时间,孙欣和其他老师一边观察学生们自己整理衣服,一边帮助没有整理好的学生。这样的事情对于盲校的老师们而言再平常不过。

  “有的学生年龄也比较大,像穿脱衣服这些事情,完全可以自理。但有的学生年纪小,或者全盲的学生,就需要老师带着。”孙欣告诉记者,换衣服的时候袖子缩进去了,老师会帮忙抻出来;手套不平整,老师会帮忙捋直,“对于我们来说,日常生活不仅仅是教育,仪容仪表我们也会负责。”

  “学生们都很积极阳光。作为老师,我们也希望能通过外在的形象,体现出他们积极阳光的状态。”孙欣表示,对于很多学生而言,这次的训练很累,“尤其是练习形体需要长时间站着,有的学生站得脚都麻了。但没有一个学生说‘我不练了’‘我不参加了’。”在孙欣看来,经过这次表演,孩子们的责任感也增强了。

  在北京市盲人学校,从备场的教室到演出场地距离并不远,中间铺设着黄色的盲道。出场和离场时,老师都走在前方,后面的学生各自搭着前面人的肩膀,一个接着一个,排成队伍,沿着盲道稳步向前。

  3月1日下午,彩排结束时,本应拉着左手边的同学下场的李骏航动作慢了一步,没能跟上大部队。站在后排的孙欣第一时间看到了有点茫然的李骏航,立马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走下台阶,拉着他慢慢离开。

  新京报记者 杨菲菲